央廣網杭州6月2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一說到房價,可能很多人第一反映就是這個話題很高端,為什麼高端呢?就是這個房價太高了,而且漲的快,這兩個詞也已經稱為了固定的搭配。所以,當聽說了前一陣子杭州的房價跳水,很多人都覺得不適應。
  從今年2月開始,浙江杭州率先打響降價第一槍。除了直接降價之外,各大樓盤還紛紛推出了減免物業費、購車位優惠等等的促銷方式。正當各界紛紛猜測,杭州是不是推倒了全國樓市下行的第一張骨牌的時候,杭州市物價、房管部門一紙規定,把局勢弄得是更加撲朔迷離了,這就是外界所稱的"限降令"。
  很多人聽著就更暈糊了,為什麼大家一直在盼著限價,而這一次卻出來一個"限降"呢?浙報傳媒地產研究院院長丁建剛直觀地解釋:
  丁建剛:比如說一個樓盤他的申報價格是1萬,那麼現在如果賣8千5以下就不能賣了,就打不出合同了,而要重新申報,這個重新申報至少要幾天時間。
  也就是說,如果杭州商品房實際成交價低於備案價格超過15%,將通過技術手段限制網簽,就賣不出去了。也就是價格不能降得太多,外界這才把這個規定叫做“限降令”。
  不過,杭州市物價局服務業價格管理處處長徐斌解釋說,這種看法其實是片面的,房地產開發企業完全可以根據建設成本及市場供求等情況調整價格。那這次備案管理主要目的是為了規範商品房的銷售行為。
  徐斌:限降令完全是媒體的誤讀,不存在限降的說法。我們主要是為了規範商品住房銷售行為,維護一個市場秩序。對未售房源銷售價格明顯偏離原備案價格的,需要重新來申報備案。超過15%了,我們理解是明顯偏離,需要重新備案了。
  其實,降價備案,並不是杭州的發明。早在2011年,上海就曾經率先實行過降價備案制,之後,這一做法已經被不少城市效仿。從錶面上看,降價備案制不是“限降令”,開發商只要重新向有關部門申報就可以了,而實際情況是,重新備案需要一個過程,明顯增加了降價的難度。但是不管你是叫它“限降令”還是“備案管理”,這個政策總歸是出來了。杭州的大多數樓盤從上周一起開始執行,到今天整整一個星期。那麼,到目前為止,所謂“限降令”對杭州樓市起到了多大的影響?昨天,我們的記者也探訪了當地的幾個樓盤。
  先來看一個市中心的項目。“武林外灘”這個樓盤位於杭州市下城區,毗鄰武林商圈,屬於黃金地帶的一個高檔樓盤了,今年年初,大戶型開盤均價達到5萬元左右,但是銷售低迷。沒想到,到了5月,銷售量一下就上去了。不過銷售部顧問金小姐介紹,這跟“限降令”沒有關係,靠的主要是新推出的低總價的小戶型。
  記者:限降令對於咱們的銷售有沒有什麼影響?
  金小姐:沒有啊,這是好的信息啊,對於房產來講。限降令對買外灘里的客戶可能都還沒有這方面的意識,就是限降令怎樣,因為我們價格已經很低了,在他們心目當中。來訪的客戶還是有在觀望,所以沒有特別大的影響。
  還有一個更典型的“限降令”反倒成了“促銷令”的例子。在“限降令”出台以後兩天,杭州望江府樓盤推出了一款全新的90平米的產品,起價是兩百九十萬。對於這類新產品,買家一般都拿捏不好,生怕是買到手了,就貶值。樓盤營銷總監虞曉俊說,“限價新政”的推出反而給這部分處於觀望的購房者吃下了定心丸,導致銷售量大增。
  虞曉俊:我理解其實政府也是不希望市場出現更大的波動、不希望看到太大幅度的跳水,對於我們整個購房者的一個心態上的影響其實是一個積極作用,我們在這次開盤過程當中,銷售也比較火爆,從認籌到開盤只有六天的時間,但是我們通過這六天就賣了30多套,第一批房源全部賣完了。
  看來,不管杭州市如何解釋這一政策,政府出台這樣一條政策的本意和不少開發商對限價政策的理解還是合拍的。這一政策雖然不利於企業自行確定商品房的售價,但是至少起到了預防房價“斷崖式下跌”的效果。
  不過,也有很多人有不同的看法。比如有些中小規模的開發商,資金實力不夠雄厚,他們就想是低價走量,儘快回籠資金。你這一限,我這資金可能就回不來了。浙報傳媒地產研究院院長丁建剛也認為,不論怎麼解釋、怎麼理解,“限降令”總歸是對整個市場降價設置了一道障礙。而在資源配置中,市場起決定性作用還是政府起決定性作用,應該是一個更審慎的話題。
  丁建剛:在現在市場非常低迷的情況下,開發商只有降價來進行自救,所以政府的行為就顯得矛盾,一邊調控一邊希望房價下來開發商自救,但是在開發商自救的時候,又設置這樣的重重障礙,所以這個整個市場就變得扭曲。所以我想最後他能起到的效果,完全不是政府這個想法所能夠達到的這樣的效果。  (原標題:杭州樓市限降令實施一周 銷售稱觀望者吃定心丸銷量增)
創作者介紹

臨時紋身

yj93yjfmq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